藍夭澈示意藍曦若和沉月後退,然後催動靈力迅速將茂密的灌木叢分開,然後愣住:這竟然是個天然石洞?感嘆了一會,他回頭看看兩人,然後點點頭,示意現在沒有危險,可以進入。

三人進去之後,沉月還細心的將石洞的門再次掩飾好,以防他們被有心人鑽了空子。就算他們實力強大,也架不住很多人一起栽贓陷害。

石洞裏面帶着幾分潮濕的味道,還隱隱有水滴落的聲音。他們小心翼翼的進入,裏面漆黑一片,不得已,他們點了火把,繼續深入。

石洞的牆壁上,畫着奇奇怪怪的符號,還有幾幅畫。他們研究了半天也沒看懂是什麼意思,只能放棄。藍曦若皺着眉頭,繼續向前走。這石洞倒是隱蔽的很,絲毫沒有外人來過的痕迹。估計……如果不是實力太強,根本發現不了吧?

「若兒,一會若是有危險,你記得轉身就跑,出了石洞就安全了。」藍夭澈擔心的叮囑道。那種靈力波動,就連他都感覺到有些心悸。這萬一要是有危險,他真怕自己無暇顧及藍曦若的安危。

藍曦若自然知道藍夭澈什麼意思,點點頭。

沉月站在藍曦若的另一側,小心的叮囑她。

走了大約有半個時辰,石洞忽然變得異常燥熱,石洞的牆壁也微微泛紅,似乎被火燒過一樣。藍曦若直覺里感覺有什麼好東西在裏面,卻也不敢迅速深入,既然沉月都如此凝重,她才不敢貿然送死。

「小姐,這石洞詭異的很,你要小心。」沉月的聲音帶了幾分嚴肅,一雙眼睛沉着的看着石洞裏的變化,沒有悲喜。這一點,藍曦若自然也清楚。

腳下的石頭似乎越來越綿軟,最後竟然像是踩在棉花上一般,每一步走的都異常困難。藍夭澈走在最前面,早已經汗流浹背,臉上多了幾分紅暈。

石壁逐漸變紅,最後變成了淺紅色,整個山洞也變得明亮起來,但卻透著詭異。他們三個也只是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絲毫不敢再隨便亂碰。他們不知道這泛紅的石壁有多燙,也不知道會不會有機關之類的。

生死中求富貴,藍曦若努力的平復自己翻湧的靈力,一雙眼睛卻凌厲的看着前方。她有預感,應該就快走到盡頭了。不管接下來有什麼,她藍曦若都要看上一眼!

果然,再走了幾步,豁然開朗,整個石洞忽然變成了一個空曠的地下溶洞,紅彤彤的石壁上發出耀眼的光芒,詭異的聲音忽然響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藍曦若他們後退幾步:進入陷阱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王后,陪我——」

巨大的飛龍還沒降落在城堡的庭院中就吃了一記來自葉棠的冰冷眼神——葉棠手上的羊皮紙被飛龍扇出的翼風吹爛了一半,葉棠身後的貴族們、侍者們也被吹得帽子飛走、東倒西歪。

傻龍連忙變小,飛到了葉棠的肩膀上。

上次他來的時候想也不想地就直接變成了人,以至於侍女們看到他就集體發出了刺耳尖叫,接著一個個雙手捂住眼睛,眼睛卻從大開的指縫之中盯著龍種看。

這或許也是沒辦法的事,誰叫人龍有別呢?

傻龍和人類打往往是玩夠了之後就用龍之吐息將對方變成一堆飛灰,他沒有剝人衣服的癖好,也不像有些同族那樣熱衷於研究人類這種生物的身體結構。

他變完人之後龍種的龍種只是等比縮小,形狀並沒有改變。侍女們沒見過這樣猙獰的怪物,覺得嚇人的同時也充滿了好奇,感到了新奇。

為了少聽幾曲尖叫大合奏,葉棠不讓傻龍再在眾人面前變身了。傻龍也算是識趣,知道要讓王后開心王后才會陪他玩,再來找葉棠的時候也就會變小些。

為了讓葉棠開心,他還回自己的山洞裡搬來了不少的金器與珠寶。也是為了搬運這些東西,他從自己的山洞裡飛過來時才忘了變小。

「王后啊,我按照你上次說的,送你禮物就把禮物擺去財政大臣那裡去了。」

傻龍沒敢說財政大臣見到自己高空擲物被嚇得直接暈厥了過去。……也幸好財政大臣沒有個三長兩短,否則這恐怕是第一個被天降橫財嚇死的人類。

「嗯。你很好,很乖,很懂事。」

葉棠敷衍地拍拍肩膀上的龍頭。

上次這頭傻龍直接用金銀財寶把庭院的一側砸了個隕石坑一般的洞出來,壓死了不少的花花草草。

要修復庭院實在麻煩,要點清這些財寶又要等財政大臣帶著人過來。為了避免有人偷摸拿了龍給自己的禮物,被龍嗅出身上有自己財寶的味道進而將人殺死,葉棠便直接讓傻龍以後給自己帶禮物來時直接把禮物交給財政大臣。

傻龍渾然不覺葉棠的敷衍,蹲在葉棠的肩膀上蹭蹭葉棠的手,跟只家養鸚鵡似的。

「那王后,你可以陪我玩了嗎?」

傻龍的眼睛亮晶晶的,他這美滋滋的表情讓人看不出他是在等著挨打。

上一次葉棠對著傻龍使出了格鬥技,用蝶式固定、波士頓蟹式固定、十字架炸-彈摔、原子墜擊、地獄碎頸臂放倒了傻龍。傻龍開心得像個孩子一樣,大有種龍生下半輩子的樂趣都要靠葉棠提供的架勢。

「今天不行。」

「可我都帶禮物來了——」

傻龍把臉擠到葉棠的臉頰上。

「你拿來的禮物又不能馬上修復我破掉的窗戶。」

這時代還沒有人造玻璃,所有的水晶窗戶都是拿人力開採出大塊的水晶,再以手工打磨整塊水晶,直至將水晶變成薄厚均勻的通透面板,再在面板上小心地雕刻出不同的花紋。

開採水晶相當花費勞動力,手工打磨水晶壁又相當花時間,花紋越細密越奢侈水晶面板的報廢率也越高,也因此水晶窗不僅僅是奢侈品,更是身份的象徵。

別說一般的平民家裡用的是木窗戶,就是中、下級貴族家中的窗戶一樣是木製的。區別只在於中、下級貴族家中的窗戶用的是帶有香味的高級木材。剛被處以死-刑的幾位上級貴族倒是用得起水晶窗,可他們在自立為王前哪裡敢大刺刺地擺出皇室的派頭呢?

整個卡斯特利翁找不出一片現成的備用水晶窗,現在又正好是天氣最冷的冬季。整個覲見大廳凍得跟極寒地獄一樣,葉棠無奈只好把聽取貴族與大臣們彙報的辦公地點改在了餐廳里。

餐廳到底不是正經的辦公處,那裡依舊掛著芙蕾雅王后的畫像。貴族與大臣們在芙蕾雅王后的凝視下都有些坐立不安,又經常在飯點聞到廚房那邊傳來的香氣或是聽到廚房裡忙碌的聲音就開始走神。

可以的話葉棠還是希望能修復覲見大廳的窗戶,也省得辦公這麼沒有效率。

「這樣吧烏木,只要你能幫我燒出可以修復窗戶的玻璃,我就陪你玩一次。」

烏木是葉棠給傻龍取的-名字。之所以會給傻龍取名字倒不是因為葉棠想要做傻龍的主人,而是葉棠問傻龍他叫什麼名字的時候傻龍發出了一聲龍咆。

於是葉棠微笑道:「從今往後你就叫『烏木』了。」

——人類是聽不懂龍的語言的。哪怕葉棠能花時間去學習龍的語言,以人類的聲帶也無法發出龍的聲音。

葉棠只花了一秒就乾脆地放棄了叫傻龍原本的-名字。傻龍……不,烏木也挺喜歡自己的新名字。

「燒玻璃!好啊!」

烏木先點頭答應,接著才問:「什麼是玻璃?」

葉棠身後的貴族們與大臣們紛紛低下頭看向自己腳尖,免得自己對著龍種露出看傻子的眼神——你連玻璃是什麼都不知道就答應為王后燒玻璃是怎樣啊!?

「玻璃就是人工製造的水晶。」

在一個暫時還沒有化學概念的世界里給一頭龍講解玻璃是什麼太麻煩了,葉棠就省略掉了詳細準確的說明。橫豎玻璃中超過七成的化學成分與水晶中的主要成分一樣都是二氧化硅。

且作為玻璃原材料的石英在這個世界里也是「水晶」的一個類型。說玻璃是人工製造的水晶沒毛病。

玻璃比水晶壁優越的地方在於大小可控、薄厚可控,還可以通過控制加入其中的化學成分來增加其硬度與韌度。玻璃的原材料石英是地球上分佈最廣的礦物之一,這個到處生活著幻想生物的世界與地球的大環境相差不多,石英這樣的礦物很容易取得。而能開採到石英的地方就有石英砂。石英砂再碾碎一點就更方便溶化做玻璃了。

除此之外做玻璃會用到的石灰、也就是氧化鈣可以通過煅燒石灰石、白雲石或是磨碎貝殼來得到。純鹼、碳酸鈉則可以從海藻中提取。

比起打磨水晶窗所耗費的功夫,製造玻璃可以省下大量的時間與人力。還能創造出新的工作崗位,形成一門可以規模化的事業。

只是眼下還有一個問題:想要製造玻璃,除了需要拿到製作玻璃的原材料,還需要足夠先進的爐子。

人類早期製作的玻璃工藝品被稱作「琉璃」,琉璃大多不如水晶那麼清透。這通常是因為加工琉璃時匠人所用的爐子溫度不夠又或是爐子里的溫度不夠均勻穩定。可以說爐子的穩定性直接決定了玻璃的品質。

葉棠愁得就是現在的卡斯特利翁沒有一座穩定的高溫爐。等著工匠們慢慢摸索做出溫度穩定的高溫爐還不知道需要多久。葉棠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個冬天自己都別想再進覲見大廳了。

可如果能用烏木的龍息代替爐子,那就不用擔心溫度達不到標準或是溫度不夠均勻穩定。要擔心的只有烏木直接一張嘴就燒掉了所有的原材料。

「人能造出水晶?造出那個地上長出來的水晶?你是想要讓人類模仿大地母神嗎?不過好有趣!我倒是想看看人類是不是真的能造出水晶來!我會幫你燒玻璃的!你一定要記得你答應了我,燒好玻璃就陪我玩的!」

「這是當然,我不會食言。不過我還有一個條件。」

葉棠溫柔地笑道:「烏木,你每把我的原材料燒成灰燼一次,我就晚一天陪你玩。你可要好好地控制住龍息的溫度,不然……」

烏木咽了口口水。

「說不定幾年後我都沒空陪你玩。」

「那可不行!我一定不會把你的原材料燒成灰燼!」

「我的人也一樣。人力對於國家來說是很寶貴的資源。你要是傷害到了我的工匠——」

「不會的!」

傻龍信誓旦旦,沒多久就聽葉棠的話飛走了。

發覺縮小的自己飛得太慢,烏木在飛出庭院的瞬間變大。巨大的翅風掀得侍女們裙擺亂飄,今天城堡里又有尖叫聲此起彼伏。

要說葉棠還能慶幸什麼,那大概就是白雪晚來一步,她沒有遇到烏木,也就沒有成為被翅風掀了裙子的受害者。

「母后!」

剛下課的白雪跑了過來。

葉棠把手裡破了的羊皮紙捲起后遞給法拉,接著便彎下腰張開雙臂讓白雪撲進了自己的懷中。

「母后,今天我們去賞山茶花吧!拉文羅特卿特意從他家的庭院里挖來了一株盛放得正好的山茶花,準備您同意就移栽到庭院里呢!」

葉棠的視線越過白雪的肩頭飄向了馬歇爾·拉文羅特:「卿真是有心了。」

打扮得相當華麗的馬歇爾對上葉棠的視線,右手放在胸口向著葉棠行了一禮:「二位殿下喜歡就好。」

「那麼移栽的事情就交給你了,拉文羅特卿。午後我與白雪會去賞花。」

「是的王後殿下!」

馬歇爾不經意間勾起了唇角,周圍的貴族們瞧著馬歇爾有的翻起了白眼,有的不屑地撇了撇嘴。從以前開始就與馬歇爾不對付的貴族們則是一臉惱恨,更有人躲在後頭悄悄商議著什麼。

午餐葉棠是與白雪一起吃的。午飯後白雪去午睡,葉棠又在忙。到了白雪起床梳洗完畢,葉棠才暫時放下手中的事務,與白雪一起去了剛移栽好山茶花的東庭院。

馬歇爾移栽來的山茶花何止是一株?根本是一片。

在移栽好后馬歇爾還專門吩咐下人們運來白雪將地上的坑窪起伏盡數掩蓋好。一片白之中紅花綠葉的山茶被襯得越發嬌艷。

「唉呀……」

來到東庭院的葉棠似乎有些吃驚。

「卿們怎麼都在?」

打扮得一個比一個花枝招展的貴族們齊齊向著葉棠還有白雪行禮。其中一人出列道:「難得兩位殿下想要賞花,我等擅自做了主張,為兩位殿下布置了一場茶會。」

葉棠認出了貴族,這貴族名叫斯賓塞,以前是個中級貴族。在與名叫貝基的中極貴族一起拿下契布曼之後,兩人都晉陞為了上級貴族。

與貝基同屬敵視原上級貴族一派的斯賓塞與馬歇爾關係相當差。他會借花獻佛趁著馬歇爾命人移栽山茶花的機會為葉棠與白雪準備一場茶會,想來是不願意讓馬歇爾專美於前。

「卿們有心了。」

葉棠與白雪一起入座,母女二人坐在豪華又寬大的傘下,身邊燃著碳爐。

始終跟在白雪身後護衛著白雪的凱與其他的貴族還有騎士們一起退到聽不到葉棠與白雪交談的位置,將空間留給母女二人。

這樣無風的日子裡,傾聽著落雪簌簌的細微聲響,賞著嬌艷的山茶果然別有一番雅趣。年輕的王后與年幼的公主又如同一幅精巧靈動的畫,兩人一舉一動無不養眼。

見到葉棠溫柔的面容,偶爾聽到白雪清脆的笑聲,凱由衷地感到為王后還有公主感到高興。他自己也沉浸在一種說不出的祥和情緒里。

只是當他想起王后對白雪公主如此親厚的理由,他又心臟微絞起來——對於和自己沒有血緣的孩子,有幾個女人能夠做到如此照顧、如此看重呢?

王后這樣喜愛白雪公主,是不是因為她心知自己永遠無法與自己的親生子團聚,所以將本應投注在親生子身上的愛情轉移到了白雪公主的身上?

……真希望他想的是錯的。

不,不要想了。王后與公主現在生活得很幸福,這樣就足夠了,這樣就很好了不是嗎?

「諸位卿為了讓王後殿下還有公主殿下開心,真是煞費苦心。」

入夜,與另外的騎士交接過後,與艾力克一起在更衣間里換下重鎧的凱真心實意地感慨道。

貴族們一心向著皇室讓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對於能想出那麼多好點子幫助王后與公主走出瘋王陰霾的貴族們凱也是肅然起敬。

「那可不是嗎?」

艾力克一邊穿衣一邊道:「瘋王被送進了祭塔,王后現在算是單身的狀態了。」

凱下意識地「嗯……」了一聲,這才後知後覺地看向了艾力克:「……等等,你說什麼?」

艾力克似笑非笑地攤攤手:「你還不明白嗎?那些貴族都是沖著王后枕邊人的身份去的。」

「公主只有八歲,距離她定下婚約至少還有八年。王后已經是這個國家實際上的最高主宰了。睡到一國主宰等於有機會向這個主宰吹枕邊風,別說王後年輕又貌美。就算她有幾個醜聞在身又如何?你難道沒有發現最近不止是年輕貴族,就是那些四、五十歲的貴族們也注重起了禮儀打扮了么?」

。 「為什麼要燒這麼多錢?大家覺得好用就會用啊。」

朱亞男沒有見過燒錢大戰,所以不是很理解,為什麼會要花上億資金才能做打車軟體。

陳爭侃侃而談:「想要讓計程車司主動機用這個軟體是很困難的,因為人都有惰性,不想費力去改變現狀。」

「想要他們下載軟體並使用,就得給他們好處,比如說用軟體接一單就送錢,用軟體接一單,賺乘客十塊錢,軟體平台獎勵五塊,他們能不蜂擁而至?」

「現在的客戶也是一樣的啊,大家都習慣了招手等車,車的時候少就多等一會兒嘛,誰願意費力去下載一個軟體叫車?」

「如果乘客用軟體坐車,司機收他十塊錢,平台再退五塊錢給他,那跟坐空調公交車的價格差不多了,他們就願意用軟體了。」

「平台很快擁有大量註冊司機和打車用戶,那它的服務能力就更強,形成馬太效應。」

「等大家都習慣用打車軟體之後,軟體平台就可以慢慢取消補貼,並且抽打車費的成了。」

「另外,平時很多私家車都空著,嚴重浪費資源,如果這些普通的私家車也可以利用空閑時間在軟體平台上接乘客,豈不是就解決了計程車不夠用,私家車空著到處跑的社會問題?」

朱亞男雖然聽得雲里霧裡的,但她還是覺得陳爭的話有點道理,愣愣盯著陳爭看了幾秒,突然覺得陳爭可能是瞎掰的,笑道:「說的好像你懂開公司搞創業似的~」

陳爭呵呵一笑,隨即正色提醒她:「我說的這些可是未來重要商業機密,千萬別泄露出去啊!」

朱亞男只當他是吹牛胡侃,並沒把他的話當回事,嬉笑道:「行吧,幫你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