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她們跟男人一樣編入隊伍當中。

做的事情也是一樣的。

訓練的還要嚴格。

為的就是不讓她們在戰鬥中吃虧。

與此同時,三個多月的緩衝時間,讓葉寒的修為來到了209級。

現在他可以使用的武器,已經來到212級。

這是一個隊伍里,隊長的普遍水平。

葉寒倒是希望對方能夠再給他多一點的時間。

因為每次提升一級,他們就有活下去的希望。

而不是換來絕望。

這個時候,他也顧不得這麼多。

將更好的功法傳授給陳鋒等人。

然後將第一次傳授給陳鋒等人的功法,傳給底下的人。

哪怕只是後勤。

也修鍊的是一樣的。

他現在已經不會擔心,這些人反水。

畢竟他們都知道葉寒才是能夠真的讓他們活下去的人。

至少在戰爭爆發到現在,他們還沒有死一個人。

市裏之所以三個月都沒有開始進攻。

主要是因為他們沒有坦克跟飛機。

跟上面要,上面自己都不夠。

只能夠告訴他們再等等。

只要戰事不吃緊的時候,他們會派人過來對付小鎮上的人。

這一等就是兩個月。

在兩個月來,葉寒又增兵二十人。

同時將小鎮往外擴展了十米。

很大一部分,都是無人區。

但是無人區的防禦,才是最強的。

葉寒準備好了一切。

並且在此期間,又增加了坦克跟飛機的數量。

在很多地方都修築起攻勢防禦。

哪怕只是吸引對方炸掉,那也是吸引對方的活力。

與此同時,葉寒還帶着人,不斷的進入市裏,甚至到了直接搶奪資源的地步。

市裏的這幫人,能夠組織起的人數,已經沒有先前那麼多了。

但凡能夠製造出武器的資源,都被葉寒在這段時間裏,給搬運走。

他們期待着支援的到來。

畢竟他們身後有葉寒這樣的人存在實在是太可怕了。

如坐針氈。

然而他們實在是異想天開。

白木帝國,在兵力匱乏的情況下,又遭遇了一場打敗。

先前的計劃自然是直接擱淺。

他們自身都不夠用,哪裏還能夠支援對方。

葉寒得到這個消息以後,這一次,帶着兩隊人馬,對對方發起虛假的進攻。

他只用了一架無人駕駛的飛機,就騙對方打出了上百發防空炮。

利用這樣的優勢,葉寒潛入市裏,炸掉了他們的武器庫,並且還抓走了他們保護的人。

這個保護人,都是出資者,也是十惡不赦的人。

曾經害死過很多家奴,以及糟蹋過很多女人。

他直接被葉寒給處死,至於錢,只要不是司,其實在現在什麼用都沒有。

。 深淵領主並非是普通野獸,它絕對擁有等同人類的智商。

若是以食物做誘餌的話,怕是不大行得通。

「那怎麼辦?」李傑明也有些無措,面前這情況實在是舉步維艱。

沈鴻心中有一想法,道:「誘餌這方法可以試一試,但是誘餌得換一換,比如換成人,最好是普通人!」

「啊!這這……」吳江寧有些為難,「這可能不行吧,這誰願意去?」

先不說這怪物長得可怕,人見到直發怵,就算是真有人不怕,那也沒人願意直接去當人嘴裏的食物吧。

考慮到這一問題,沈鴻道:「那就叫士兵都換上普通人的着裝,還有就是通知這周圍守着的人都退到角落裏去,要確保深淵領主在頭頂看不見他們。」

現場巡邏的士兵這麼多,而雖然領主在上頭虎視眈眈卻沒有下來,沈鴻猜測應該是顧慮到他們身上這身軍裝的緣故。

經過一晚上的準備,人數終於湊齊了。

確定無誤,李傑明對沈鴻道:「好了,已經讓三千多人準備好了,只是這樣真的可以嗎?」

他有些擔心,這陣勢這麼大,要是沒給引來的話就白瞎這功夫了。

「現在只有這個辦法了!」

沈鴻也不想用這種冒險的法子,但現在確實是道盡途窮。

若是守株待兔,這獵物未必會再次出現在這。

經過這一天的搶修,原本面目全非的商場已經恢復如初。

整個商場因為有人氣顯得熱鬧起來。

為了營造出更逼真的現場,這次派出的不僅僅只有男兵還有一些女兵喬裝進去。

現場一片熱鬧,從遠處看燈火通明人頭攢動,和平日裏無異。

為了防止深淵領主,懷疑就連是周遭幾條街也安排了不少人。

就這樣足足候了將近半天。

果然到了晚上,陸空勘查部的人打來了電話。

掛斷電話后,吳江寧顯得很是興奮,看向沈鴻李傑明道:「太好了,剛才收到通知在暹羅商場1公里內監測到了深淵領主出現的影子,猜測它等一下就會過來的。」

接到通知,李傑明整裝待發吩咐各個支隊的人在隱蔽的角落藏好,一切就等深淵領主的出現。

接到通知,大家都開始緊張起來。

尤其是上次出任務在現場的那些士兵,想起那在半空中出現的黑色怪物他們現在還覺得心驚膽戰。

街道通知一小時后,果然自般空中出現了一身形龐大的生物。

只見黑夜中那黑色身影掙動着身後龐大的雙翅,旋即在暹羅商場上頭不斷的盤旋。

實打實的見到深淵領主的真面目,沈鴻還是被嚇到了。

面前這傢伙凹凸不平的外皮就跟被燒焦了的外皮,一雙長長的犄角橫在頭頂。

黑灰色的犄角格外尖銳和粗壯,像極了氂牛攻擊時的武器,而按照它的身量推測,沈鴻覺得以他那對犄角幾乎可以撬動整棟大樓。

而深淵領主的體積也和他之前推測的一致,長度達到了五十米長,寬將近四十米。

籠罩在大樓之上,蓋住了天空投下的烈日。

他在半空中不斷嘶鳴,發出咆哮的聲音。

聽到那段嘶鳴的叫聲,沈鴻只感覺到胸腔一陣陣痛,耳朵裏頭也是一陣一陣的嗡鳴。

他抬頭看下一旁李傑明,卻見他同作為士兵毫無反應。

察覺此沈鴻看下李傑明問道:「你沒有聽到一陣怪異的聲響嗎?」

被突如其來的問題問的一陣懵,懷疑可能是自己的問題,李傑明又仔細聽了聽周遭的動靜確定道:「沒有啊怎麼了?你聽到什麼聲音了嗎?」

聽到周圍震動的聲響,沈鴻暗道不好。

看這架勢,這深淵領主應該擁有和巫妖一樣可以召喚周遭所有變異野獸的力量。

「我知道了,那傢伙可能是在召喚周圍野獸,而你們作為人類自然聽不到!」沈鴻喃喃。

「啊!」

聽不到任何聲響,李傑明只能問,「那聲音是什麼樣的?」

「一陣怪異的嘶鳴聲,就像是信號穿着的聲音,但更加尖銳,要是具體形容的話,我還找不到相似的聲音。」

沈鴻剛剛形容完,周遭地面開始劇烈震動,給人一股地震的錯覺。

邊上牽着的警犬不斷的發出狂吠的聲音,激動的不斷活蹦亂跳,試圖掙脫警繩。

這是動物在感知到危險以及領地被侵犯時才有的表現。

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沈鴻神情緊張看下李傑明,「快了,那些野獸快到了,你趕緊通知各個支隊的人將周圍給守好!」

今天來這當「演員」的大多都是蔓谷當地的警察,他們沒有接受過藥物異化,即使是實力強悍,對付一頭變異的野獸那也幾乎不可能。

所以當下還是要先保證他們的安全。

「好,我現在就去!」知道事態緊急,李傑明趕緊吩咐林宇帶着第四支隊和第三支隊的一部分人將周圍給守好。

夜風凜凜,頭頂一倫明月掛起。

燈火通明的商場,正閃爍著五顏六色霓虹的光。

這本應該是人流川流不息之地,但此刻現場的人都下意識的止住腳步,抬眼往半空中仰視而去。

只見一高聳的建築上,一隻黑乎乎的怪異生物正踩在上頭。

它強有力的翅膀正在半空中不斷的震動,顯然是做好了飛往半空的準備。

一雙眼睛在黑夜當中放着藍色的光,黑色的影子隱秘在黑夜中,不仔細看的話會將那兩抹藍色的光誤會成是黑夜中的霓虹。

但現場,大家都知道黑夜中的那身影的可怕。

而那所謂的藍色「霓虹」此刻也就顯得格外的喋血,猶如黑夜裏吞噬天地的嘯天,似乎下一刻便能將整個黑夜吞沒。

目光觸及,大家都不由得渾身一顫,莫名的冷意之後被爬上心頭。

沈鴻見到這怪物,下意識的直接動手。

他手中靈力球猛然砸出,卻泛著一股橙黃的金黃色。

這是他進化以後第一次使用靈力能量,沒想到連淋浴球的顏色都跟着發生了變化。

周遭原本裹挾著的白色閃電,化為一陣陣藍色的霧氣。

只見那金色的光球砸在頭頂的建築物上。 「快……」

張龍雲剛張口,一股陰冷鬼氣,已經封閉了他的嘴巴。

只能雙目死死地盯着何凡,卻什麼也做不了。

拘魂索,禁錮了他!

禁錮之下,何凡感覺到被他鬼氣包裹的瓷瓶,就藏在他體內。

一道鬼氣沒入張龍雲體內,取出瓷瓶。

「大人。」

袁明還在外面等著,不知道現在交易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