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徐某會考慮的!夫子所言,還是待大比以後再做定奪吧!」

在徐真看來,鍾未清的擔憂可以說是多餘。徐天若是想做,憑他們這些人根本阻止不了。更何況,大比以後,四大宗門抹殺島內過半生靈,更是他無法阻止的。

所謂考慮,不過敷衍之舉。

鍾夫子見徐真沒有拒絕,也不再繼續追問,當即命鍾巡端上酒菜。

一聽終於要吃飯了,一直被王釗囑咐不許說話的王單終於忍不住揉著肚子。

「我要吃飯!我要吃飯!」

不稍片刻,陸續有人捧來美食。

王單的腦子裡並沒有什麼規矩可言,美食上桌,當即是大快朵頤起來,彷彿眼中除了吃的,根本看不見其他。

「我弟弟就是如此,各位多擔待。」

眾人拿起碗筷,剛要落筷。

「你們不能吃。」

王單突然叫道,饒是王釗也是有些尷尬起來。

「王單!」

「大哥!飯里有毒。」

有毒?

鍾巡在一旁當即抽出銀針,一試之下,果真有毒。

飯菜有毒,已然確定。但是王單,依舊吃著,滿嘴油光。

「王釗,飯菜有毒,還不阻止你弟弟?」

「多謝徐姑娘好意!王單的肚子與常人有別,這毒藥傷不了他。」

幾人正說著,屋外又有人來,捧著菜,埋著頭,小廝打扮。但屋中所坐之人,哪一個不是修為在身,眼如利刃。

王單自顧自吃著,眾人也不說話,靜待此人入了房間。

鍾巡一把將門掩上,那人一愣,旋即手中托盤猛然一灑,從腰間抽出一柄短刃,直刺徐真。

還未待幾人動手,王單突然大吼一聲,蒲扇大的手掌,一巴掌拍在那人頭頂,咔嚓一聲,直把那人頭顱嵌進了胸腔。

「為啥把俺的飯菜灑掉?」

王單另一手抓著那人的肋骨,拉到身前喝問一聲。

「嗨!你都把人拍死了,還問個屁啊!」

王釗不由嘆息一聲。

眾人面面相覷,實則為著剛才王單的速度感到驚訝。

但就在這是!

嘭嘭嘭!

眾人左右窗戶被靈氣震碎,十幾把靈寶刀劍射入房中。鍾夫子冷哼一聲,通身木屬性靈氣瞬間爆發,幻化出十幾道靈氣手掌,將那些靈寶悉數抓下。

「何人在我望天樓放肆?」

鍾夫子一聲質問,聲音如同無形的箭矢,四散衝去。驀然,他瞳孔一張,望向樓外:「給我過來。」

隨著他的聲音,靈氣衝出酒樓,化成一張巨大手掌,對著某一個方位的建築轟然拍下。

正是繁華熱鬧當街。

這突然的靈術波動瞬間讓這條街道嘈雜起來,正在閑逛之人均是紛紛驚叫逃竄。

於煙塵廢墟之中。

露出十幾道穿著鎖子甲的身影,領頭一人,神色陰沉,陰翳的目光遙望著樓中的徐真。

二人四目相對,徐真微微一笑:「在這北域城,你可真敢動手啊!」

海潮雙目泛紅,恨不得立刻吞吃了徐真血肉。他雖有三個兒子,但唯有海霸伏耗盡他畢生心血,更是將所有希望寄托在海霸伏身上。

卻在今日,一切夢想破滅在徐真手中。他什麼也不管了,只有殺了徐真,才能一解心頭之恨。

「徐真!今日我必食汝肉,寢汝皮,飲汝血,方祭我兒在天之靈。」

「只怕,徐某要讓你失望了。」

。 韓欣滿臉疑惑,還是帶着葉塵,許教授來到一樓庭院。

葉塵看一眼,嗯,二樓卧室陽台沒有關上,可以了。

「那我自己上去了。、」葉塵笑着說道。

「上去?」

韓欣看二樓陽台,大哥,將近三米的高度呢?爬上去啊?

許教授知道葉塵的身手,笑道:「葉塵,你儘管上去,治好小九的這個病是當務之急。「

「好。」

葉塵點頭;「那我先上去了,韓老師。」

原地雙腿微微彎。

瞬間,彈簧一樣,葉塵一躍上了二樓陽台。

韓欣看着一愣一愣,幾乎懷疑自己的眼花了,就這麼上去了?這是輕功嗎?

「韓欣,放心吧,有葉塵出手,小九會沒事的。」

許教授特別自通道:「因為,他是真正的高人。」

韓欣一臉複雜,如果葉塵真的可以治好小九的這個怪病,那就太好了。

葉塵上了陽台之後,小心翼翼的走進去。

徐小九正趴在書桌前面聚精會神的不知道在畫着什麼呢,她穿着一件蠟筆小新的短袖,超短的裙子,兩條白花花的大腿,赤腳,腳趾圓潤好看,她的肌膚呈現病態的蒼白,此刻,她極為認真的神態,很是吸引人。

「哈,是徐小九嘛,我是葉塵,高質量的男生和道士。」

葉塵一臉微笑的說道,聲音透著一種令人聽了之後溫暖的感覺。

「好帥的小哥哥。」

徐小九仰著那一張巴掌大的小臉對着葉塵,很是親切說道;「小哥哥,你怎麼來的?你是天仙下凡嗎?」

葉塵咂摸下巴,嘿嘿一笑,很久沒人叫自己小哥哥了,突然也想要一個小妹妹哦。

「也可以這麼說吧。」葉塵毫不廉恥的說道。「我算是半個神仙吧,你再畫什麼呢?」

「我畫狐狸啊,你來看看嘛。」徐小九熱情招呼。

葉塵走過去,徐小九把畫畫本子遞給葉塵,葉塵一看,畫功很好,惟妙惟肖,翻了幾頁,都是畫着的狐狸,青紅白,很多種顏色,一隻只狐狸看着特別的可愛和魅惑。

「小九妹妹,很喜歡狐狸啊?」葉塵問道。

「嗯,小哥哥,我喜歡狐狸,我覺得我就是狐狸轉世,有一次我去爬山的時候,就看到一隻白白的狐狸被人追殺,太可怕了,那白狐狸大發神威,把那些人打得落花流水,但是很快,又來一撥人,那一撥人很厲害,我還看到一個人舉著一把散發金光的劍,刺傷了白狐狸,好在白狐狸跑了,我跟着去找白狐狸,它傷得快奄奄一息,一直流血,她說他冷,我抱着她。」

「小哥哥,為什麼那些人要白狐狸,她這麼可愛的,又沒有傷人,就因為她是狐狸,那些人就可以隨便殺了了嘛?」

徐小九說到最後,很是憤怒。

「總有一天,我會是那些壞蛋的。」

一把散發金光的劍?

葉塵眉頭一挑,問道;『「小九,你爬山的那個地方叫什麼名字?」

「地圖上沒有這座山的名字,是那些村裏告訴我,叫什麼龍虎山。」

龍虎山?龍虎門?

哦,那些追殺白狐狸的應該是龍虎門的高手了?

莫非那些龍虎門高手想要狐狸妖丹提升力量?

「你還記得龍虎山怎麼去嗎?」葉塵問道。

「我忘記了。」徐小九撅著小嘴。「小哥哥,我是不是很笨啊,這點都記不住。」

「沒事,小九很可愛,很乖。」葉塵撫摸徐小九的額頭,瞬間,一股靈力滲透進小九肌膚。

片刻,徐小九打了一個哈欠,困意襲來「小哥哥,我好睏啊,我要睡覺覺了。」

「嗯,去睡覺吧。」

徐小九起身,要脫衣服。

「小九,等等。」葉塵臉色有點尷尬。「你睡覺都是脫衣服的嗎?」

「對啊,我喜歡裸睡,小哥哥,你不喜歡嗎?」

「我····哈,我當然也喜歡。」

「那我們是志同道合的朋友。」

葉塵轉身。

很快,徐小九就一絲不苟的躺在床上。

輕微的酣睡聲響起。

葉塵從陽台一躍而下。

「葉塵,小九的病?」

許教授上前着急問道。

「她已經睡覺了。」

葉塵說:「韓老師,許教授,我們進去說吧。」

三人進客廳。

分別坐下后,葉塵問道:「韓老師,小九都是裸睡的嗎?」

「啊····」

韓欣奇怪的眼神「你都看見了?」

「沒有,她說喜歡裸睡的。」葉塵正色道,「我就下樓了。」

韓欣舒一口氣,葉塵確實是高人,很有素質,知道避諱。

「小九以前不裸睡的,有一次我問她,她說她身上有很多毛,裸睡很舒服,而且,大熱天的,她也不用開空調,也不出汗,很反常。」

韓欣又是嘆一口氣。

「葉塵,這小九是不是真的狐狸精附身了啊?」許教授問道,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葉塵道:「不出意外,是的。」

韓欣,許教授對視一眼,怕什麼來什麼。

韓欣:「葉塵,那,那可有辦法治好?能不能把附身的狐狸精趕出小九的身體啊。」

天啊,怪不得徐小九奇奇怪怪,原來是真的是狐狸精轉世附身了。

這可怎麼辦才好啊。

韓欣一臉愁容:「葉塵,你治治小九,我就這麼一個女兒,她一定不能有事啊。」

。 「嗯?這裏是哪裏?上一刻還在土衛六大戰邪魔群,怎麼突然來到這裏?」梅枝酒嵐目光轉動,四周荒無人煙,蒼穹紫陽映照,這讓他有點懵!

「難道我誤入某個空間秘境了?」梅枝酒嵐還在思索的時候,忽然眉頭一撇。

「是原始恆星系的超能者!」不遠處,五十多道身影呼嘯而至。

「邪魔?」梅枝酒嵐一愣,

眼前的這些邪魔,最高C-後期,最低D+巔峰!

邪魔怎麼也跟過來了?可為什麼只有這麼點?

「殺了他!」敵人相見分外眼紅,五十多位邪魔毫不猶豫,直接動手,一起殺向了梅枝酒嵐。

在這群邪魔看來,區區一個C-中期的渣渣超能者,還不是一根手指頭捏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