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廳里,宋之問已經獃滯了。

明明只是幾秒鐘的時間,卻彷彿過了許久許久。

「怎麼可能,會不會是搞錯了。」

終於,宋之問低沉的嗓音打破了安靜,掩在長袖下的手掌,緊緊的攥成了拳頭。

眾人,也都是破天荒頭一次聽說,還有人大著肚子,可肚子裏卻沒有孩子的稀奇事兒。

葛敬堯從之前嘲諷的眼神,變成了可憐的眼神。

。 蘇綽聽言,微微擰眉。

唐柒柒見他猶豫,就知道這件事不好辦。

她正準備改口,蘇綽開腔了。

「我盡量吧,如果我這邊什麼證據都找不到,我也不能強行扣押。我會盡量拖延他和律師見面。」

「那真的麻煩你了,謝謝。」

她感激不盡的說道。

「他……也喜歡你,對不對?」

蘇綽看了眼昏迷的陸昭,說了一句題外話。

「怎麼了?」

「你看,優秀的女孩子身邊不缺乏追求者。」

蘇綽笑著說道:「有人喜歡你,我很驕傲。」

他憨憨的笑著,抓了抓板寸的後腦勺,笑容沒有一絲雜質。

說完這話,不等唐柒柒回應,他快速離開,耳根上暈染了一抹紅。

唐柒柒也無暇理會這些,趕緊把陸昭送到了醫院。

很快蘇綽發來消息,他找不到洛霄任何罪證,他是合法入境的人,他只能勉強拖延三天。

三天後,必須無條件放人。

唐柒柒知道即便是三天,也是他極力爭取來的。

「謝謝。」

她真摯的說道。

蘇綽笑了笑:「應該的。」

說完掛斷電話,他的笑容久久不散。

「呦,你小子該不會思春了吧?給你介紹那麼多姑娘都不滿意,警隊之花也看不上,是不是有情況?」

同事八卦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以蘇綽這樣的條件,迷惑了警隊里一大票的女警。

可奈何他鐵樹難開花,對任何人都不感興趣。

「嗯,有喜歡的人。」

「嘖嘖嘖,誰啊,我們認不認識啊?」

「唐柒柒,封氏集團的總裁夫人。」

他坦坦蕩蕩的回應。

同事的表情瞬間變的無比怪異。

「有夫之婦啊?」

「嗯。」

「你……你這心思要是被封總知道,還不把你大卸八塊?」

「他知道。」

「知……知道?」

「總要讓他明白,他的妻子有多優秀,他如果不珍惜,後面還有大把的男人追求等著要。」

「兄弟,我敬佩你是個真漢子!只是你喜歡誰不好,為什麼偏偏選一個得不到的呢?」

「喜歡就喜歡上了,你以為是菜市場挑白菜,這可不如意,換一個喜歡。」

他沒好氣的說道。

喜歡唐柒柒是個意外。

不喜歡她,估計也需要一個意外。

也許是好的,也許是差的。

而唐柒柒這邊還守在醫院。

陸昭的情況不容樂觀,人已經清醒過來,葯癮發作,整個人像是失心瘋一樣,把能砸的東西都砸了。

還有傷人和自虐的傾向。

現在只能將他綁起來,甚至嘴裡都要塞東西,生怕他咬到舌頭。

「一旦沾了這東西,很難完全戒除。他最近使用的藥劑實在是太大了,實在不行就送到戒毒所去吧,普通的醫院沒辦法治療他這樣的患者。」

醫生中肯的建議。

唐柒柒狠狠粗眉,她不想走到這一步。

就好比當初醫生建議她把唐幸送到精神病院。

「既然這兒沒辦法治,那我就帶回去吧。」

「柒柒,你確定?」

譚晚晚有些震驚:「你要帶哪裡去?」

「帶回家,他是幫我才會這樣的,我不能不管。」

她所有應付洛霄的辦法都是陸昭教的,如果不是他,自己早就撐不下去,封氏也不知道落入誰手。

如果連她都放棄陸昭的話,那還有誰能救他。

「柒柒,人言可畏啊,封晏還沒回來,你把一個男人帶回去……」

。 宋穎潼驚訝地看着李子孝身後出現的男人,原本清澈明亮的眼睛一下子佈滿了水霧,她顫顫巍巍地站起來步伐無力的向著李子孝身後走去。

李子孝聽到身後男人的聲音也是不自覺地站了起來然後轉過身子,進入眼帘的和剛才那個蓬頭垢面一身髒兮兮的男人完全就是兩個人。

現在面前的這個男人穿着白色的襯衫和灰白色的西褲,原本亂糟糟的頭髮也梳理的非常整齊,臉上的胡茬也颳得乾乾淨淨。

好俊俏的一個男人,雙眼中和秦曦倩一樣透露著寒光,臉上依舊是沒有任何的表情不過這並不妨礙他散發着自己獨特的男性魅力。

「我聽說倩倩有男朋友了,所以才回來看看。」

說話的時候秦嘉豪的眼睛似是無意地看了李子孝一眼,動作幅度很小不過李子孝還是察覺出他在看自己。

宋穎潼來到秦嘉豪面前伸出雙手撫摸着他那張帥氣卻沒有任何錶情的臉,眼神中那種難以掩飾的激動全都通過自己的語言表達了出來,「這麼多年你也不和家裏聯繫,在外面一定吃了不少的苦吧?你爸爸知道你回來了嗎?」

這哪像是一對多年沒見的母子啊,分明就是分開很久的一對戀人再度重逢的樣子。

秦嘉豪似乎也察覺到異樣的氣氛拿開宋穎潼的手,「我過得很好。」說着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我的衣服是你一直準備着的?」

宋穎潼抹了一下眼角的眼淚點點頭,「我就是怕會有今天這樣的狀況才會定時給你準備新的衣服。」

「稍微大了些,不過也不妨礙。」

語氣很冷淡一點也不像是幾年沒有見過面的樣子。

「我能猜出你的大概體型就已經非常不錯了,也不知道誇獎一下媽媽。」

「你又不是小孩子了,說話別這麼幼稚。」

「嘉豪真是個壞心的孩子。」

秦嘉豪沒有理會自己母親的幼稚言行,來到李子孝對面的沙發前坐了下來。

李子孝轉過身看着秦嘉豪,這個男人真的好陰沉,就好像這裏的一切都和他沒有關係,他似乎就是一個臨時房客真正的做到了「食不語寢不語」。

「你就是倩倩交的男朋友?」

秦嘉豪給自己倒了杯茶。

「啊,是,我叫……」

「李子孝。」

李子孝皺着眉頭仔細的觀察了一下秦嘉豪,印象里他並不認識這麼一號人物,「你認識我?」

「我不認識你,只是聽說過。」

「聽說?」

李子孝糊塗了,他這個說法太籠統了根本就不算是個明確的回答,到底是在哪裏聽說的呢?S市?還是說現在的B市?在B市的話他才剛來幾個月根本就沒有掀起什麼波浪來,名氣怎麼可能響亮到人人皆知的地步,那就是在S市聽說的咯。

「啊,這樣啊,原來大哥去過那麼遠的地方。」

「原來你們兩個認識啊。」宋穎潼端著兩杯冒着熱氣的咖啡來到秦嘉豪身邊坐了下來,「嘉豪,這是你喜歡喝的咖啡,我一直都有在家裏備着。」說着她又看向李子孝,「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歡咖啡,就擅自給你也煮了一杯。」

「阿姨客氣了。」李子孝接過咖啡輕輕抿了一小口,「嗯,香醇濃郁真的很好喝。」

「嘉豪,你這幾年都住在哪裏?我和你爸找了你很久都沒有找到你。」

秦嘉豪握著咖啡杯看着旋轉不停的咖啡似乎陷入回憶,「我剛離開這裏的時候去了Y國,在Y國住了兩年然後又回到這裏期間去過兩所大學任教美術老師。」

「那你現在在哪裏?」

秦嘉豪回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母親,「你知道我現在過的不錯就可以了,這個家我是沒有再回來的打算了,不能為自己喜歡的東西而去努力留下來也沒有什麼用,我這次回來主要是為了看一下倩倩和她交的男朋友,至於紫苑我可能還會回來吧。」

宋穎潼的眼淚又被秦嘉豪勾了出來,「嘉豪,都這麼多年了,你爺爺他肯定也……」

秦嘉豪搖搖頭,「不可能的,我很了解他的脾氣,就算自己悔青了腸子他也不可能服軟認錯的。」

「要不你留下來住兩天,看看你爺爺他怎麼說,如果他還是堅持……」

「媽,你想引發家庭戰爭嗎?」秦嘉豪喝了一口咖啡讓自己有些激動的情緒冷靜一下,「媽,你就不用擔心我了,我都這麼大了不要再把我當小孩子,還有你也應該成熟一些別總是什麼都聽他們兩個人的,我聽說倩倩差點就被他亂點了鴛鴦譜?」

說這話的時候秦嘉豪又瞥了李子孝一眼,李子孝也只能當做沒有看到的樣子自顧自的喝咖啡。

這個秦嘉豪有點厲害啊,一個人離家出走就可以毫不猶豫的去外國生活而且一住就是兩年,沒有好的英語基礎可能到了那裏都寸步難行更不用說要養活自己兩年了。

「是啊,倩倩被氣得也離家出走了,這個家現在一點也不像個家的樣子,以前你們都在的時候我感覺非常幸福,現在一吃飯冷清清的誰也不說話,還好有紫苑在要不然這飯我都吃不下去。」宋穎潼好像想到了什麼突然抬起頭看着李子孝,「對了,既然你和倩倩都在一起了,以後就住在這裏吧。」

「噗…..咳咳咳……」李子孝被咖啡嗆了一下有些沒聽清宋穎潼剛才的話,「阿姨,您剛才說什麼?您說讓我和倩倩住下?」李子孝伸出手向下指著,「這裏?」

宋穎潼點着頭用滿懷期待的眼神看着李子孝。

看着宋穎潼那期待的目光李子孝真不想掃了她的興緻,只是這留下來,真的會火星撞地球一發不可收拾的啊。

「阿,阿姨,不是我不想留下,只是秦老爺子……爺爺他的性格您也知道,他和倩倩……」李子孝伸出左手和右手的食指互相碰了碰,「到時候別說是我,就是您出面都可能拉不住倩倩。」

宋穎潼露出了失望的表情,情緒一下子也低落了,「是嗎,原來不行啊。以後紫苑要是找到的男朋友不對爸爸的心思,那這個家是不是就徹底的沒救了……」

這個家能不能救還不是取決於秦老爺子,他要是不這麼固執的話怎麼可能沒救,還有你們夫妻倆不論他提出什麼你們倆都不知道反抗,嘛,可能反抗了也不會有什麼用吧。

就算秦振國不是這種倔脾氣李子孝也是不可能留下來住的,他怎麼可能留下來住?一留下來住很多事情不就曝光了,自己背後擁有斧頭幫力量的事情可能會被挖出來,到時候被秦振國知道了以他的脾氣還不一槍崩了李子孝。

「什麼沒救了?哎,哥!你怎麼回來了?!」

「我就是回來看看你還有你這個男朋友。」

說着秦嘉豪又看了一眼李子孝。

這個秦嘉豪到底是怎麼回事,這麼一會兒已經看了我好幾眼了,有什麼話直說不就完了,弄得神神秘秘的真是讓人心裏不舒服。

李子孝心裏已經開始有些不耐煩了但是臉上還是掛着笑。

秦曦倩來到李子孝身邊坐了下來她的臉上或許只有在一家人的面前才會一直露出令人心醉的笑容。

原來不止嗜睡就連笑也是遺傳母親的,果然倩倩在笑的時候才是最好看的。

「哥,你就為了這麼點小事現身了?我還以為你會一直隱藏下去呢。」

「小事?」秦嘉豪笑了,從進來到現在他這是唯一一次露出笑容,「你這個笨妹妹找到了一生的歸屬,怎麼能說是小事呢?不過,竟然有人能受得了你這壞脾氣,也不知道該說他幸福呢還是該說他倒霉,反正要是換成我,我肯定受不了你這動不動就生氣的性格,還有你那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態度。」

被自己的哥哥一頓嘲諷秦曦倩當然不願意了,她噘著嘴反駁著,「那些都是我裝出來的,你又不是女生當然體會不到一群男生在你身邊圍着轉的那種感受,不把自己包裝成難以接近的樣子那我就不用上課了。還有你說我脾氣壞,你問他,我脾氣到底壞不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