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一瞬間就心疼的說不出話來。因為她太了解蕭鳳棲了,他越是這般面無表情,站的很直,說明他是在掩飾。

雪貴妃也愣住了,完全沒想到半路會殺出個程咬金,蕭泓宇竟然也喜歡君家姑娘?

那她兒子怎麼辦?人本身就是自私的,雪貴妃也就是個凡人,她自然是向著自家兒子。

「景行,你對君姑娘可有意?」雪貴妃忙出聲問道。原本柳傾城聽到皇上要將君緋色賜婚給蕭鳳棲,她心都涼了半截,后又聽到蕭泓宇親自懇求賜婚,她一口氣這才放下,但又忍不住的嫉妒,這個君緋色何德何能,竟得兩位王爺青睞?

就在此時,雪貴妃的聲音響起,她腳步一晃,險些沒站穩,乾娘果真對君緋色有好感了,想讓她嫁給鳳棲哥哥,那她呢?

柳傾城在一旁咬緊了下唇。蕭鳳棲站在那裡,黑袍貼身,眉目郎艷獨絕,只是周身氣息寒涼。

他背著的雙手緊緊握著,此刻內心天人交戰。他對君姑娘可否有意?怎會沒意?

那是他用命喜歡的姑娘。然而,卻也知道時日無多,他命不久矣,不能再陪伴著她。

放手嗎?將她推出去。不,不可能的,可以是任何人,絕對不能是蕭泓宇…… 「那……那些……電池?」福萊爾的聲音都帶了哆嗦。斯特羅格沒有立刻撲上來撕了他,倒讓他稍稍安定,小心道:「這些能量電池,我……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這是偉大的克瑞斯殿下讓放在這裏的。」

「克瑞斯?規劃與未來之主?他放的?」斯特羅格有些驚訝。

「對。」福萊爾小聲肯定了一句。

「你負責運輸它們?」斯特羅格又問。

「是……」福萊爾答。

「那你就該去死!」斯特羅格突然發難了,從地上一躍而起,直撲福萊爾的機頭位置。斯特羅格的發難很奇怪,用狼嘴呼喝的同時,無線頻道裏面也是爆喝一聲,同時十根利刃般的爪子勾住了福萊爾的身體,一把將原本是艙門的地方給切開來一個長條的洞。

福萊爾根本來不及反應,甚至原本對焦在一起的兩隻眼睛,由於過度搜尋斯特羅格的身影,直接一錯而過,在眼眶裏滴溜溜地分別打起了轉轉,連對焦都來不及,更別說他那巨大的身體動上一兩分。斯特羅格的憤怒,當然是偽裝的憤怒,原來可以延遲發作的。

這距離太近了!福萊爾連斯特羅格的身形都沒找到,身上就吃痛。

「啊!」無線頻道一聲長長的慘叫。

他的聲音還沒散開,無線頻道裏面又是一陣嘯叫。那是斯特羅格故意發出來的。嘯叫與慘叫混合在一起,幾乎要將人的耳朵震聾。

平常的聲音如果發生這種情況,大約人會不自覺捂上耳朵,避開這噪音,但是無線頻道這樣的聲音卻無法捂上耳朵,於是基地裏面幾乎所有的機械戰士,都聽見了斯特羅格的怒吼和福萊爾的慘叫,還有那刺耳的嘯叫。

叫聲過去,穆科懶洋洋地在無線頻道裏面冷哼了一聲:「打吧,打吧,死一個更好,我就省得花費時間修理一個廢物了。」而他想不到的,是在嘯叫的聲音在無線頻道中擴張的這點時間內,九道黑影從暗處躥了出來,齊齊撲向停在停機坪上的福萊爾。

福萊爾的設計比較特殊,雙眼不是採用同步焦點定位的而是非同步掃描定位,這種方式對於生物體來說,能夠增加單位時間內對空間的感知範圍,能夠在距離障礙物很遠的情況下就做出反應,很適合高速飛行中對物體的快速掃面分析,而剛才他看斯特羅格的方式,是模擬雙眼生物同步焦點定位方式去看斯特羅格的,這種看物體的方式類似於人眼,能將事物看得更清晰。

他本身那麼看是沒有錯的,但是等斯特羅格快速向他進攻的時候,由於缺少了本能地同步機制,他就很難定位斯特羅格的具體位置了。斯特羅格的動作又十分快,根本沒給福萊爾躲避的時間。

而斯特羅格,他說自己是弗洛,是為了替洪文報仇而來,自然對擊敗洪文的斯特羅格痛恨入骨,由於被弗萊爾的話激怒而痛下殺手,這在機械士兵中倒也不算什麼稀奇事情。他們經常自己人跟自己人打鬥,就算殺了對方也沒什麼奇怪的,畢竟都是沒多少智慧的生物。

福萊爾自然也以為斯特羅格就是在為他對「斯特羅格」的崇拜而要殺了他。在驚慌中,福萊爾依舊目光散亂著,連斯特羅格身影在哪裏都找不見,他本能的想起飛,忍着痛開始緩慢騰空,結果眼睛散亂著,卻正好掃見了向他撲來的九道黑影,這些黑影身手矯健、靈活無比,並且不是四肢着地!那麼,他們只可能是機械城的對手——人類。

「人類!」福萊爾驚恐大叫。斯特羅格在他身上造成的傷倒是可以忍受,機械生命體似乎原本就沒有那麼多的痛覺神經,而這驚恐直接超越了身體上的疼痛,直接讓他叫出了聲。若是他用自己的發聲裝置叫,倒也沒什麼,可這一聲不止是在倉庫中聽到了,無線頻道同時也響起了「人類」兩個詞。

斯特羅格沒等他這話音落下,一隻爪子從抓出的破洞裏面伸了進去,爪子的前端,瞬間凝出一個電漿球,塞了進去。而無線頻道同時傳出斯特羅格暴怒的話,只是這話的聲音時大時小,就跟信號不好時的情況一樣有些斷續和爆音:「對!如果沒有人類的合作,斯特羅格哪裏來的那麼大的力量,能將洪文將近兩千戰士的隊伍全部困在山谷里?!他勾結人類,你竟然還崇拜斯特羅格?我看你也是個叛徒,別想掙扎了,就在這裏受死吧!」

九個身影飛撲而至,卻無從下手。這麼大的龐然大物,想要劫持談何容易?

「壓一個方向,讓他失去平衡無法起飛!」李鑫岩急道。其他八個人聞言立刻轉了過來,通通抱住福萊爾的右翼,將原本已經略微有些掙扎著離開地面的福萊爾硬是壓回了地面。

雖說第十二行動組的組員沒有第九行動組的那些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傢伙們體型碩大,但畢竟訓練有素,也是膀大腰圓,八個人,再加上外表不是肌肉成群,但質量全藏於骨頭裏面的李鑫岩,重量也將近一噸,一壓之下,福萊爾的確無法平衡左右的重量,被壓回地面在停機坪上原地打起了轉轉。

「啵」的一聲脆響,電漿球在福萊爾身體內部炸開,電芒甚至透過身體,從福萊爾身體表面穿了出來。

行動組眾人沒來得及撤退,被電花掃到,倒飛出去一兩米遠。

福萊爾連叫聲都沒發出來,無聲無息地重新落回地面。

斯特羅格放開福萊爾的腹部,回到地面,痛苦地從獸形變回了人形。斯特羅格沒等行動組隊員從地上爬起來,一把將手從剛才的洞中伸了進去,不知抓住了福萊爾身體裏面什麼地方,用力一扯,福萊爾的身體上便開了一道門。斯特羅格急道:「快,把那些能量電池往裏面放,前面留點空間,等會你么要用。」然後不等行動組隊員回答,自己鑽進了福萊爾的身體下方,扯開那裏的一塊皮膚,在裏面開始搜索什麼。

這是一個配合。

在軍事行動中,最重要的不是誰的思想重要,而是配合。越大的軍事組織,越難指揮,這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命令的執行配合難度隨着軍事組織的規模擴大而急速降低,所以那些軍團下達命令,只能是幾句話就能說明的,複雜了,等一層層地傳達下來,早就變了味道了。而行動組大多人員較少,很大程度上就是為了避免命令的執行速度由於隊伍人數的擴張而造成效率低下、傳達失敗、無法完成較為複雜的命令,造成彼此之間配合失敗,最終引起任務失敗。

但一個行動組,要想達到統一號令,也不是一個容易的事情。行動組中,由於隊員之間的人際關係、信任程度、個人戰鬥、身體素質、各方面的原因,每個行動組的配合能力是不同的,命令的執行效率也就有了差異。林子聰之所以要重建第12行動組,是因為這個行動組從來都是12隻行動組中配合最為流暢的一支隊伍,這似乎成了這支行動組的一個標記,讓他覺得很有面子。這一點,別人不一定了解,吳坤卻心知肚明。

平日的訓練不為別的,就是為了在需要的時候配合一致!

斯特羅格的話一出口,吳坤就知道這是個正確的決定,雖然他也不知道斯特羅格要做什麼。或許,這叫直覺。

李鑫岩也沒有反對。這或許是另外一個原因。

於是斯特羅格在福萊爾身體下面做着他的事情,行動組的隊員們如同搶劫一般將能量電池瘋狂地往福萊爾的艙內開始裝箱。

。 把孩子推給王瑜后,李波就要睡覺了。

現在還沒到八點,時間還早,但王瑜知道李波愛看養生書,書上說每當陰曆的初一十五,就要早睡,能修復身體。李波很怕死,特信這個。今晚月圓,正是十五,李波去洗漱要睡了

可是今天晚上很奇怪,外面總傳來大喊大叫的聲音,又傳來放聲歌唱的聲音,李波奇怪地問道:「怎麼回事?這島上有野獸嗎?」

王瑜知道怎麼回事,她知道這些興奮的呼喊都是誰發出的,但她不能說,只推說不知道。

海鷹得到了王瑜,他興奮極了,在外面對着大海大喊大叫,一會唱歌一會跳舞,這些聲音自然是他發出的。

今天是在島上呆的最後一天,除了李波早睡外,其它人並沒有睡覺。

王教授就喊上趙國臣一塊去喝酒,趙國臣也沒事,就出來陪老爺子喝酒。

兩個人走到餐廳,王教授找到海燕,說道:「小姑娘,這幾天我們玩得都很開心,臨走了想再在你這喝頓酒,你可不能宰我們啊。」

海燕笑道:「不用擔心,我這酒都是明碼標價的,明碼標價您還怕什麼,膽子也太小了吧。」

王教授道:「唉呀,商家套路深,我老頭不得不防呀。」

趙國臣笑了笑,他看着酒瓶上貼的標籤,心裏也想這裏不能宰我們。

海燕又笑着說道:「王老爺子,您也太謹慎了吧。」

王教授笑道:「小心駛得萬年船。」

趙國臣道:「葛老闆,我們老爺子可是被宰怕了,這又在你們島上,就你們一家,我們沒地方選……」

海燕卻對趙國臣道:「別說了,你就敢出二百塊,再進一步都不敢,還是不是男人?」

趙國臣的臉一下子漲紅了,說道:「你,你怎麼知道的!」他沒想到海燕和盈盈還有亞楠的關係都挺好,平時互通聲氣。

王教授奇道:「什麼二百塊錢?」

海燕一笑,不再多說一句。

老爺子好奇心挺重道:「什麼再進一步?」

只見趙國臣用哀求的眼光看着海燕,海燕向他笑笑,便對王教授道:「我是說你倆一老一小成天一起釣魚一起喝酒,不如進一步交成好朋友。」

老爺子道:「我們早就是朋友了,我只是可惜他不是我女婿,我要是找了他做女婿,我們一老一小不是幸福死了嗎。」

王教授說讓自己當他的女婿,這是一句玩笑話,但趙國臣還是有點謹慎,他怕李波聽了生氣,他擔心地望向王瑜的屋子,只覺得應該聽不到。

老頭見趙國臣看向李波的屋子,便說道:「不用管他,今天是十五,他肯定8點就睡了,說什麼要睡養生覺,你不用擔心。」

趙國臣鬆了一口氣,說道:「啊!沒事!我才不在乎的!走,走,喝酒!」

兩個人上桌了,老頭坐在桌前對海燕道:「最後一晚了,我也得放放血,你這有什麼好的,都上來!」

海燕笑道:「老爺子大氣啊!」

老頭哈哈一笑,說道:「其實你這便宜又實惠,而且酒還是明碼標價,我想不大氣也不行啊。」

海燕點點頭,笑着說道:「我們這既然這麼好,老爺子回去要多幫我們宣傳啊!」

老頭道:「你放心,我肯定會幫你們宣傳。」

海燕聽到后開心道:「老爺子太棒了!我今天送你們一箱啤酒!」

老頭搖頭道:「不用送!我有錢!我買!」

海燕笑道:「好好好,那您先把白酒給選了吧。」

老頭去吧枱選酒了,海燕笑着對趙國臣小聲說道:「老爺子這麼大氣,你不得也表示一下。」

趙國臣小聲道:「今天我結帳,到時候老爺子給你錢你別收。」

海燕點點頭,卻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趙國臣看了一眼正在認真挑酒的老頭,說道:「那你是什麼意思?」

海燕指著剛走進餐廳的盈盈和亞楠,說道:「你不得把她倆也請上,你和老頭一家一個啊?嘻嘻。」

趙國臣緊張地道:「說笑了,我不是那種人。」

海燕搖頭道:「別自欺欺人了,其實你就是,你能說你對盈盈沒想法?」

趙國臣看着盈盈,嘆了口氣,他默認了。

海燕又道:「你明天就走了,你知道今晚該怎麼辦了吧,盈盈很喜歡高智商的人,她聽說你是博士,對你很感興趣。」

趙國臣搖頭道:「但……但我不是那種人,我不幹那種事。」

海燕哼了一聲,正欲再說,老頭指著酒回身問海燕道:「這種酒多少錢。」

她便不理趙國臣了,走過去了。

這時盈盈和亞楠也來到海燕邊,她倆是服務員,盈盈看到趙國臣后故意道:「咦,海燕這裏還有一桌客人呢,那我和亞楠來吧,海燕你休息吧」

海燕笑道:「沒多少人,就兩個人,你倆忙吧,我不耽誤你們殺『朱』賺錢了。」

亞楠笑着小聲道:「嘻嘻,那個叫朱平已經被我們搜刮乾淨了。」

海燕小聲回道:「看樣只剩趙國臣了。」

盈盈便向趙國臣拋了一個媚眼,趙國臣被這一個媚眼弄得心緒不寧,王教授在櫃枱里選好了酒,叫趙國臣去拿酒,他都沒聽到。

老頭喊了趙國臣好幾聲,他才回應,連忙去到櫃枱里拿酒。

盈盈一笑,她本就想對趙國臣下點功夫的,自己最喜歡高學歷的人,一定要把這個趙國臣弄到手。

她正要再加把勁,這時海燕在她耳旁說道:「別急,他還沒喝酒呢,在說王老頭在,他不敢。」

盈盈嗯了一聲,心想不愧是海燕,自己有點着急了,她便放鬆了心情,說道:「那我們先回去了。」

海燕小聲道:「等他們喝多了我再叫你們。」

盈盈小聲道:「嘻嘻,不用你叫,我估計他好來找我了。」

海燕笑了,說道:「你就這麼自信么。」

盈盈笑道:「你對男人有一套,我也不差嘛。」

盈盈和海燕正在聊男人,亞楠忽然說道:「朱平來了。」

。「轟….」

太快了,也太突然了,防不勝防,閃電劈落,儘管有一隻C階巔峰的蟲獸應變神速,但還是沒能躲避,瞬間鮮血衝起數十尺高,瞬間成為一具焦屍。

這一景象,驚呆了在場的所有蟲獸,它們全部驚愕在原地,同時一股寒氣自心底逼上!

雲層中,寒翼王蟲身形一顫,瞬間倒退,同時

《第四天災:我靠玩家制霸星域》第214章:中秋節了,玩家們該打boss了!【加更!還欠6/24!】。 「啊??」楊真一愣,萬萬沒想到王蓉會問這個問題。

雖然楊真殺過凌飛宇,也殺過凌少鵬等人,但那都是在被逼無奈的情況之下,他必須反抗,才殺了對方。

可此時,李嵩已經失去了反抗能力,王蓉就等於是讓楊真去殺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楊真有點猶豫。

王蓉看出了楊真的想法,收起笑容,嚴厲道:「楊真,作為你的老師,我沒教過你什麼東西,但是今天,有一句話我要告訴你,而且,你也要永遠都記住。」

楊真看着王蓉,他的眼神似乎在詢問……這句話,是哪句話?

王蓉一字一句的說道:「你永遠都要記住,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所以,對待敵人,那就只有一個字……殺!」

「這……」楊真再次驚訝。

他沒想到,王蓉,一個看起來年約三十的美貌女子,一個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善良女子,竟然會說出如此鋒利而又充滿殺氣的話出來。

不過王蓉的理念和楊真心中的想法,一模一樣。

自始至終,楊真也認為,敵人就是敵人,沒必要對他們善良,如果可以,最好還是將他們一網打盡,以留後患。

「楊真,你記住了嗎?」

王蓉瞅見楊真發獃,加大了聲音問道。

「我,記住了。」楊真連連點頭。

「那舉起你的長劍,殺了他!」

王蓉喝道。

楊真深吸一口氣,儘力讓自己平靜下來,然後舉起長劍,對準李嵩。

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