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靈低語!

灰霧驟然飛射出去,沒入一具已經被火焰焚燒成空殼的鱷魚屍體之中。

「轟!」

下一秒。

那龐大的屍體猛然炸裂開來!

-640!

天使幻象被這股強大的力量衝擊得身軀一晃。

緊接著。

又是一聲可怕的轟鳴響起!

-640!

……

亡靈低語可引起基於目標20%最大生命值的爆炸傷害。

而這個傷害是固定傷害,不受防禦屬性影響!

當然。

對等級太高的目標造成的效果也會有限。

但對只高出李維一階的天使幻象還是直接造成了全額傷害!

他只用了兩次,隨後就一陣心疼,爆炸直接摧毀了荊棘刺鱷王的屍體,它的鱗片明明可以用來製作很好的防具……

用這種方式戰鬥實在是太奢侈了。 融魂的步驟很簡單。

至少趙信看著反正是挺簡單的,至於其中是不是有什麼細節和門道他就不清楚了。

他就看白語將周沐言和他的靈體拽到一起。

手掌按在他們倆的頭頂。

口中振振有詞的說了許多聽也聽不懂的話,打個響指……

結束!

靈體就像是化作一縷氣似的鑽到周沐言的眉心,大概半分鐘的時候,周沐言就睜開眼睛晃了晃腦袋。

「五哥,你等我一會,我打個電話。」

還沒等這句話落下,周沐言又自言自語蹙眉道。

「打什麼呀,爸媽現在都睡了!」

「睡了也得」周沐言又跟著瞪眼,道,「你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咱家多少家產呢,要是真生一個,咱倆不就少一半了么?」

「少就少嘛……」

「你少在這跟我說沒用的,必須打!」周沐言瞪著眼睛怒斥道,「還有,別說我沒提醒你啊,以後這個身體我說的算,你給我老實點。」

「怎麼就你說的算,我才是本體。」

「從現在開始,我是本體了!」

周沐言就一直自言自語的唱雙簧,趙信下意識的朝著白語看了一眼,白語也抿著嘴唇輕聲低語道。

「這就是我剛才想跟你說的。」

白語舔了下粉嫩的嘴唇,輕聲低語道。

「那個……你朋友的靈體在外面待的太久,本來應該潰散的,不知道為什麼魂魄沒有潰散,反而凝聚成擁有自主意識的靈體了。」

「啊!」趙信點頭。

「這個靈體其實已經可以算成是獨立的人格了,融合后就是現在這個結果,雙重人格。」

就在白語跟趙信說著周沐言的情況時,周沐言那邊已經打了電話。

「爸!」

「我誰?你說我是誰,我是周沐言,我是你兒子啊。」

「我打錯了?」

「我是你親兒子,我的好爹啊。算了,估計你一時半會你記不起來,反正我跟你說啊,絕對不能生二胎知道不?」

「你不是都答應我了么,家產不都是我的么?」

「我沒打錯,我是你兒子,哎呀我的天啊,可氣死我了!」

聽此時周沐言的語氣,趙信的心中竟然滋生的更多的是一種陌生感。

確實……

靈體周沐言跟他認識的周沐言,完全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性格。相對這個靈體,周沐言本來的性格要稍微緩和一些。

「這怎麼辦?」

雖然說靈體周沐言也是周沐言的一部分,可是趙信還是更想要以前的那個六子。

「這個其實如果本體魂力足夠強,是可以壓制住靈體的。」白語輕聲低語道,「就是你朋友的這道靈體好像吸收了不少這個音樂館內部的靈體,這裡以前應該死過不少人或者動物吧。」

「是!」

當時貓妖禍亂時,館內有傷亡,而且也確實是死了不少貓妖。

「他應該是無意識的時候,為了維持自己魂魄不散,自行將周圍的魂體給吸收了,以至於凝聚的靈體內有雜質,性情也受到了一些影響。」白語摸了摸嘴唇,「他現在的靈體可要比你朋友的本體靈魂強太多了,想壓制幾乎是不可能的。」

「那要怎麼處理?!」趙信蹙眉。

「有兩種解決方案。」

白語豎起兩根手指,抿著小嘴道。

「其一,我直接現在把這個魂體滅殺,你朋友缺失的靈體用地心蓮重凝。」

趙信蹙眉看了一眼,還在打電話跟他親爹證明身份的周沐言。

他更傾向第一種。

雖說靈體的性格有些變化,可那也是周沐言原裝的靈魂,原裝的肯定要比后孕育的好,誰知道后孕育的靈魂到時候會不會造成其他的問題。

況且,他手裡也沒有地心蓮。

「地心蓮在哪兒弄?」

「後土娘娘手中應該有。」

「誰?」

「後土娘娘。」

……

後土娘娘,那特喵的可是天界大仙中老祖宗級別的人,他現在就連小仙都還沒認識明白,怎麼可能能接觸到這種大仙。

「說另外一種。」趙通道。

「另外一種方法就是,有一種控魂術能夠壓制靈體,讓你的朋友修鍊后將靈體壓制,這樣就可以保證自己掌握主導權。而且,未來他還可以自由控制魂體離體,化作自己的分身。」白語低語道。

「控魂術?知道哪兒有么?」

「不清楚,估計天界的一些大能可能會珍藏這種法術吧。」

天界大能么?!

如果天界真的有人擁有這種秘術,他倒是可以嘗試一下拜託人幫忙找一找。

「不對呀。」轉瞬間,趙信皺了皺眉頭,「現在我兄弟完全是靈體在控制,我就算給他秘術,他也修鍊不了呀。」

「這個簡單,到時候你找我,我把他的靈體拍暈了就好了。」

「那你現在能給他拍暈么?」

「可以呀!」

白語二話不說就走到周沐言的背後,抬手沖著他後腦勺就是一巴掌,旋即就看到周沐言的眼睛轉了兩圈,趕忙將手機給掛斷了。

「五哥!」

小心翼翼的將手機放到口袋的周沐言匆匆跑了回來。

「我腦袋裡面多個人啊。」

我去,還真把那靈體給拍暈了。

「大王,敢問你那一掌能控制靈體多久?」趙信正色道。

「三天左右吧。」白語沉吟了半晌嘀咕道,「估計可能會更短一些,他的靈體確實有些強的過分。」

「好,大王,那能不能拜託你個事情。」

「你說……等下,有人來了。」

白語眉頭一沉,趙信也將靈念散出,旋即就看到音樂館外有數十團火焰在燃燒。

「戴上面具!」

趙信從萬物空間中拽出個沙和尚的面具扣在周沐言的臉上,他現在已經融魂成功,就算是靈體多少有點小問題,可應該也不會是之前的小透明了。

「咱們先走!」

匆匆朝著音樂館外跑去,還沒等跑出走走廊。

就看到十幾個穿著審判處工作服的工作人員,緩步朝著他們這裡靠攏。

「抓住他們。」

當審判處人員和趙信他們對視的那一瞬間,審判處就有人高呼,旋即所有人都朝著趙信他們這裡沖了過來。

「就憑你們……」

趙信眉頭一鎖,右拳匯聚著狂暴的靈氣就朝著前面打了出去,洶湧的拳風伴著靈壓將前方的審判處人員全部掀飛。

「走!」 生氣,真的是很生氣!

對方的右手,已經是緊握成拳並且抬起,並且還對準了葉浮生!

這個人,這是一來就是跟故意的招惹他的這麼一種感覺一樣就將他給招惹上了,這個人這是簡直就是活膩味了,是吧?他真的是不介意送對方一程讓對方知道知道他可不是好招惹好應對的貨色。

不,不是的啊!

然後呢,再看這葉浮生!

神態淡然的面對著這個威脅力十足的傢伙。

對方明顯就是在威脅葉浮生!

葉浮生呢,明顯就是沒當一回事。

「各位觀眾,看,我們的葉浮生已經是找到了這個組織的總部,他們利用不幹凈的手段來賺錢,利用民生作為掩護整了一大堆的物資,這些物資的進貨清單我們已經是掌握,銷售情況我們也調查了出來,這進的東西壓根就沒賣了,並且也不在店子裡面,這家店正在偷摸的囤積物資呢!」

一位主持人沖著鏡頭這邊說道。

「主持人,要打起來了,我們上去不上去!」

一位編導沖著主持人問道。

主持人點點頭。

嗖,嗖!

這兩個扛著攝像機的男子瞬間的功夫就沖了上去,兩個人的話,兩個角度,應該是差不多可以將葉浮生的一舉一動都給拍攝下來。

現在這個階段,世界局勢不是很好,那就得是要自我穩定下來啊!自己這邊還亂了,出現了這些利用邪惡手段來賺錢的人,賺錢就賺錢吧,還將屬於大家的物資都給購買了,自己這麼的私下的就囤了下來,這種貨就算是弄死都不會是有任何的人有反對意見。

刷!

鐵拳的一擊已經是朝著葉浮生的身上砸了上去,對方有著十足的把握要將葉浮生給拿下,一擊就得是要分出來了這勝負來才行啊。

想法呢,那是好的!

結果就是一拳落空了。

這是一個及其之不好的開始!

從這不好的開始之中就可以看得出來,繼續這麼的發展下去,繼續的就不可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