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兩個如花似玉的女孩,快步走到秦風的身邊。

她們生的極美,體態輕盈,更加重要的是,長得一模一樣,竟然是一對雙胞胎。

「嘖嘖……這可是殿下,收藏多年的並蒂蓮花,沒想到今天,竟然捨得拿出來招待天策戰神!」

「這兩個小美人,還都是黃花閨女呢!」

「殿下真是下了血本!」

……

「大人,我們來伺候您!」

那兩個女孩湊了過來,巧笑嫣兮,一個給秦風揉肩,一個給他捶腿。

「不必!」

秦風擺了擺手,一股柔和的力量,將兩個女孩推開。

這對絕美雙胞胎的俏臉上,頓時浮現出尷尬之色,不知道自己哪裏做錯了。

「殿下,多謝您的好意,但我不好這口!」秦風淡淡解釋。

「哦?」

四皇子挑了挑眉:「秦兄,莫非這對雙胞胎,入不了你的眼?也對,你馬上就要迎娶神威王之女!和郡主相比,她們兩確實不算什麼,退下吧!」

「是!」

得到命令,那對雙胞胎才長舒了一口氣。

「秦兄,隨我來,我有些話,想和你單獨說!」

四皇子突然壓低聲音,起身離開了大殿。

秦風見狀,緊隨其後。

很快,兩人來到了一處密室。

面積不大,幾十個平方,牆壁用的是特殊材質,能夠做到絕對的隔音。

四皇子傲然而立,身上的氣勢截然一變,不再像之前那般溫和儒雅,反而露出絕世的鋒芒。

就像是一把寶劍,纔此刻出鞘!

「秦兄,你剿滅了四海盟,掃蕩了藏寶庫,那方傳國玉璽,應該就在你的手中吧?」

四皇子開門見山,沒有任何的寒暄。

「沒錯!」

秦風點了點頭。

「那你覺得……我和太子相比,如何?」

四皇子再度開口,目光如電,直視秦風的眸子。

秦風萬萬沒想到,他會如此直接。

「臣,不敢妄議國事!」

秦風拱了拱手,誠惶誠恐。

「秦兄,這兒只有我們兩人,無論說什麼,都不會泄露出去!」

四皇子露出一抹微笑,繼續說道:「你應該知道,從小到大,我都是父皇最寵愛的皇子!而且,我也沒讓父皇失望,詩書禮儀,文韜武略,騎馬射箭,我樣樣精通,遠遠勝過太子!」

「許多大臣都認為,我才是夏國最佳的接班人,能執掌江山,縱橫天下!」

「但為何,這江山要傳給太子?就因為他是皇后所生,血統更純正?」

「我——不——服——氣!!!」

……

四皇子咬牙切齒,捏緊雙拳,那張儒雅的臉上,破天荒露出一絲猙獰。

「殿下,你喝多了,還是早點休息吧!」

秦風立刻轉移了話題。

「不!我沒醉!」

四皇子突然抽出了腰間的佩劍,凌空劈砍:

「每一天,我都在幻想着……能夠砍了太子,取而代之!但這是不現實的,太子身邊高手如雲,而且在帝京,任何一丁點蛛絲馬跡,都會被發覺!」

「皇后那一脈,勢力強大,把持着不少要害的位置!」

「只不過,父皇年事已高,全靠藥石吊著性命!而那些老臣,遵循禮法,頑固無比,就像茅坑裏的臭石頭,堅定不移地站在太子那邊,留給我的時間不多了!」

「秦兄,助我一臂之力吧!」

四皇子突然沖了過來,抓住秦風的胳膊,眸中燃燒起名為野心的火焰。

他一連瘋狂,高聲說道:「秦兄,你乃是百將之首,掌握天下兵權,百萬鐵騎勢不可擋!到時候,直接揮師南下,誰敢不服,直接滅了便是!!!」

聽到這番話,秦風的臉色愈發凝重。

他萬萬沒想到,四皇子如此肆無忌憚,明目張膽地想要篡位!

若是這話傳出去,恐怕會引得整個皇室為之震動。

另一邊,見到秦風沉默,四皇子再度開口:

「秦兄,我知道你在顧忌什麼!這是殺頭的買賣,你要冒着巨大的風險!但我齊雲峰,絕對不會虧待你的!」

「只要你扶持我上位,那便是從龍之功!你我聯手,所向披靡,無人能擋!帝統寶座,猶如囊中之物!」

「待我君臨天下,便封你為一字並肩王,平分萬里江山,世襲罔替,名垂萬世!」

一字並肩王!

秦風聞言,心中巨震。

要知道,雖然大夏有四大王族,但都矮了皇室一截,要聽從夏皇的命令。

而一字並肩王,擁有與帝皇比肩的地位,屬於王爵的最高級別。

現在,四皇子能開出這樣的條件,可謂下了血本!

……

「秦兄,你還在猶豫什麼?」

四皇子忍不住催促道:「據我所知,你和秦閥之間,還有一筆血海深仇!難道……你就不想替母親報仇么?」

「只要你扶持我上位,我會投桃報李,助你滅了秦閥!」

「到時候,你想怎麼懲罰秦天問和姜玉鳳都行,就算讓他們磕999個響頭,也是一句話的事情!!!」

。 重黎將白若丟回宿舍,正欲離開。

「你怎麼知道那裏面有東西?」

「日後,你會明白,你只用知道,我不會害你。」

將手負在身後,重黎的身影漸漸遠去。

「那記憶總不可能……是我的上上上上輩子吧……」

白若自言自語,不在深究。

這邊,重黎離開白若的小院后,徑直去了大殿。

大殿內,長老和掌門之間的氣氛凝重,看到來的重黎,都抱拳拘禮。

「重黎前輩!」

重黎點頭示意,走到掌門身側坐下。

「不知這一次三世境破裂,重黎前輩有何看法?」

掌門見重黎未語,接過話:

「三大宗門高層都知道上古時期的神器琉璃鏡,而琉璃秘境,和其他兩派的琉璃秘境皆是由此衍化而來,這次三世鏡碎裂,想必,一世鏡和二世鏡,也受了一定的影響。」

「掌門是怕,其他兩宗有異心?」

「當年不敵我宗,現在自然也不敵。」

「懼何?難不成我仙門與他們兩宗還拼不出強弱之分,我宗弟子在我眼中,皆是上層之資!」

「是啊!他們敢比,我們敢應!」

「啪」「啪」「啪」

掌聲出自重黎之手。

「不錯,給你們個關鍵,白若。」

隨即負手離去。

「白若?」

……

一群長老又聚在一起商討,只有掌門知道,重黎口中的人哪裏是自己故去的女兒,而是「蓮」。

……

繼三世鏡碎裂,第三次長老會議來的如此之快。

掌門覺得自己三年在大殿現身的次數都不及這幾日。

此次會議被召集的除長老外,還有白若,懷澤,百里策,長青四人。

四人各有所長,亦是仙門的優等弟子。

蘇長老的手杖上的穗子,在大殿上發出清脆的聲音:

「靈劍宗和雲夢真是沉不住,昨天的事,今天戰書信箋就來了。」

「哼!我堂堂仙門應戰便是,我就不信我徒兒百里策會差在哪!?」

其餘長老不回話,只是默默順自己的鬍鬚,等待掌門的發話。

「你們四人做好準備,比試,無非就是,靈訣,劍意,丹道,符咒,醉翁之意又不在酒,比試不過是個幌子,你們正常發揮就是,散會。」

幾位長老退回原位,如此,想必掌門已經有了決策,他們只要盡本職。

……

三日後。

兩艘靈船降落在仙門廣場。

靈劍宗的掌門帶着弟子先雲夢一步,雲夢隨後。

兩隻隊伍前後相繼進入大殿。

白若爹爹高居殿首,兩大宗門左右相圍。

掌門作為主,舉杯問候。

「寧掌門,風掌門,好久不見!」

靈劍宗寧掌門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是啊!咱們幾個老傢伙上次見面估計是三年前的三宗大比吧!」

雲夢掌門笑而不語。

「比試的地方前兩日就備好,就等二位帶着高徒來,今日休整一番,明日,咱們三宗,定要比試比試!」

「哈哈哈」

……

白若坐在下殿靠殿門的位置,不愧都是一門之尊,各各說話藏鋒。

[主人,這次來的人,你小心那個穿青衣服的男子,他的修為不簡單,可能用了什麼靈器隱藏起來了。]

[雲夢的人?]

[雲夢在歷屆的三宗大比上都還比較老實,但靈劍宗次次落的個最後一名,我就想不通寧鈞怎麼想的!]